斗地主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成功 > 励志文章 > >

硅谷华人叁杰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印度人和台湾人早在二叁十年前就来到了这里创业,而 90 年代以来,大陆留学生在这块创业的热土上也开始崭露头角了。不过与先行者相比,他们人数还不多,而且缺乏公司管理经验。“第一代创业总是最艰难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移民与硅谷问题专家安娜黎萨克森尼安(AnnaLee Saxenian)教授说:“但是中国留学生已经在这里打开局面。接下来会看到更多的中国人在硅谷创业。”

中国留学生多来自国内最好的大学,又从美国一流名校获得硕士、博士学位,他们已经成为许多高科技公司的技术中坚。随着 90 年代的硅谷高科技投资热潮,不少有志创业的中国留学生纷纷做起了 CEO。现在已经有几家大陆留学生在硅谷创办的高科技公司成功地登上了纳斯达克市场。本文介绍的陈宏和朱敏就是最早把公司带上市的留学生之一。

除了自身所受的良好教育和勤奋的工作态度,大陆留学生在硅谷的崛起也受益于日益发展的中国经济。和印度人不同的是,中国学生往往和祖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硅谷几乎每周都会有中国代表团来访问,中国留学生也有很多社团,相互之间交流密切,”萨克森尼安教授说。

中国留学生创立的有些公司以中国为主要目标市场,比如销售小灵通手机网络设备的 UT 斯达康(UTStarcom) 虽然注册在美国,但 90% 以上的营业额来自中国。从事移动办公业务的 Gric 已经和国内各大电信服务商建立了合作关系,中国也已经成为其第二大目标国。

而有的公司则依靠中国的质优价廉的人力资源优势。网上即时交流服务商 Webex 的创始人朱敏从一开始就从中国招募工程师到美国工作,现在又把研发基地转移到了中国。

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使美国人对这个有 13 亿人口的市场充满了兴趣,对中国创业者也增强了信心。当然美国市场对中国有偏见者还是大有人在,他们乐于鼓吹中国腐败严重,假帐盛行。对于中国科学家盗窃美国技术机密的说法在美国也总是有市场。

但这种担心其实正反映了中国人在美国的影响越来越大。有一位风险投资家甚至认为,东方面孔在硅谷是一种优势,因为美国人觉得如果你是中国人或是印度人,你自然就会比别人聪明。

但是大多数来自大陆的创业者都说,作为第一代华人在美国创业实在是困难重重。一方面他们大多是技术背景,在管理和业务发展上缺乏经验。其次文化背景的差异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怎麽和美国人交朋友、做生意都要从头学起。要想在美国资本市场运作,靠的不仅是公司实力强,还要有人脉支援,要想上市并接着受到投资人追捧,不懂点“关系学”是不行的。陈宏说,虽然自己英文说得很溜,但文化背景差异太大,和华尔街就是“亲密不起来”。

但不管怎样,开放的硅谷给新移民提供了绝好的机会。硅谷创业人说在那里不论族裔或社会背景,人们在交往中,首先看重的是能力。这里没有门第观念,只要你有能力,就会被主流社会接受。但如果你跟不上别人的思路,很快就会被这个圈子淘汰。本文要介绍的第叁位人物朱力是 50 多岁才创业的。他说是硅谷让他这样“最不可能创业的人”也办起了公司。

现在硅谷马路上车流虽然不如鼎盛时期一般繁忙,但还是一辆接着一辆,以 120 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飞快向前运行。不免让人想起创业者朱敏的一个比喻:硅谷的企业家和高科技公司,就像一批在空中飘动的风筝。有些风筝的体积比较大,有些比较小。有的正向上飘,有的停在半空中,也有一些已经开始下落了。企业家们的任务就是向上方抛出绳索,让自己的风筝挂上一些向上飘的风筝,从而使自己也能飞得更高。与此同时,还要下狠心把那些与自己有牵挂但却向下飘落的风筝的绳索砍断,以免减慢自己向上飞的速度。

在网络经济热的昨天,讲究的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在纳斯达克指数跌到 6 年来低谷的今天,上升就成了一门生存的学问。对初来乍到的中国人尤其如此。

朱 敏

在有一个足球场那麽大的 Webex 总部,华人创业圈内的奇人朱敏一上来就对我嚷嚷了一通:“你给我添了那麽多麻烦,我原本与上海浦东软件园的合作计划现在都完了。”

到硅谷实地采访以前,我曾就 Webex 公司经营状况采访了几位华尔街的分析师。其中法尔科姆全球投资(Falcum Global Partners)的投资分析师杰米弗里德曼(Jamie Friedman)一直试图卖空该公司的股票,总在市场上散布一些对 Webex 不利的评论。我已经明确告诉他我要写一篇关于朱敏的人物专访,谁料到弗里德曼转眼就写报告给客户,添油加醋地说有《财富》杂志的记者在调查 Webex 在中国的经营黑幕。

Webex 股票当天应声从 14 美元一股跌到 12 美元,朱敏接到一大堆基金经理人的电话后,不得不亲自飞到纽约向华尔街做解释。

“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写一篇文章要打电话给这麽多分析师,”朱敏始终没有看我一眼,两只手不停地摇着手中的两把摇椅。“中国还是很敏感的话题,他们早就找理由来攻击我,你给了他们武器。It costs me a lot of headache!(太让我头疼了!)”

朱敏嗓音有些沙哑,语速很快,他的普通话和英文虽然流利,但都夹杂着宁波口音。“现在人家都说,朱敏把工作都拿到中国去了,他把技术也拿到中国去了。中国生我养我,我在美国事业成功,两个国家我都爱。”

我虽然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有什麽过错,但很理解他发这通火的原因,因为成功对他而言来之不易。

朱敏在宁波乡下“修了 8 年地球”后考入浙江大学机械系,本科毕业时已经 34 岁。然后考上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公派研究生,在 36 岁那年第一次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刚到美国时,虽然他数学物理基础很好,但对电脑却一窍不通,眼看第一学期的电脑入门课要拿 B 了,朱敏赶快取消了这门课。

但不久后他居然给 IBM 编程去了。暑假里,导师办公室门口贴了 IBM 找程序员的广告。朱敏在门口晃来晃去,走了一个夏天不敢进去。暑假过去了广告还在,朱敏就去敲了教授的门。教授看着这个全 A 的学生说,我就在等你啊,马上命名他为项目组长。在 IBM,朱敏有了问题也不敢问,因为“不知道这是个 1+1 的问题,还是微积分的问题。”不过当时儿子朱磊已经在斯坦福大学念电脑,因此帮父亲解决了不少难题。

有了 IBM 的经历以后,朱敏的电脑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后又和导师一起为名叫 Express Edge 的技术公司打工。同事反映他写的程序运行有毛病,导师为他出头,说我们的工程经济系统学博士生是高屋建瓴,只能粗粗写点东西,并对朱敏说,不行就不行,没必要争这口气。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