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赌博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范文 > 毕业大全 > 毕业赠言 > 高中毕业赠言 > >

高中毕业四十周年同学聚会(图文版)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周末的早晨六点过,成都的天刚亮,四周一片寂静。可我已经载着张老师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高德地图的导航目标设定的是“乐山市五通桥区冠英世外桃源”。我和张老师正赶赴五通桥中学高中七六届一班毕业四十周年聚会活动。

我是1975年9月高二时转学到这个班的,当时的高中为两年制,因此我在这个班只读了一年便毕业了,但这个班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太深了。1976年,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风云突变、风雷激荡的年代,我们的班级生活,毫无疑问都和许多时代大事交织在了一起:悼念周恩来、批邓反右……现在一想起我的高二,我就回想到这些事,或者只要我想到这些事,就会想到五通桥中学高七六届一班。

在车上,我和张老师闲聊。她给我讲她的经历:她本是上海人,却因抗战年代随父母四处奔波,最后定居于成都。她的父亲是很有学问和能力的知识分子,但解放后都被视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作为“可教育好子女”的张老师,高中毕业后考上了西南师范学院,后来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毕业时被分配到边远偏僻地区教书。“文革”开始后,一直在非正常的情况下从事教育教学,直到改革开放,张老师的学识与才能才得到了施展。

听完张老师“痛说革命家史”,我也给张老师诉说我的少年经历:“因为种种原因,我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没有读完过一个完整的班,一直在不停地转学。最后来到了您的班上。”张老师便问我怎么会“不停地转学”,于是我便给张老师讲:九岁时父亲去世,“文革”母亲受难,虽然成绩优秀,初中毕业时却无缘升学,背井离乡四处求学……张老师叹息道:“别看你现在这么风光,没想到你小时候确实还吃了不少苦呢!”

我说:“但来到五通桥中学您的班上,我遇到了那么好的老师和同学!”这是我的真心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想到五通桥中学,我首先想到的,便是亲爱的班主任张新仪老师,还有一群真诚淳朴的同学

按照导航,车过杨家。我给张老师说:“这就是我当年下乡的地方。”窗外是又窄又烂的小街,我指着一间破房子说:“这是当年的邮电所,我就是在这里领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我话刚说完,高德地图的语音提示说:“已到目的地附近。”窗外,果真有一个农家乐大院,“世外桃源”四个字赫然醒目。

我大吃一惊:“不是在冠英吗?我还以为至少还有几公里呢!没想到就在我当年的老窝子杨家。”

张老师一看时间:“才八点三十七分。”预定是九点钟报到,但我们停好车,看四周却不见熟悉的面孔。我给王中其打电话,却一直没打通。

我对张老师说:“估计他们还在路上。我们去镇上转转吧,吃点东西。”张老师用手捶着腰跟我走。

虽然还是很小很窄,但和当年的杨家场相比,今天的杨家街已经很“繁华”了。我指着远方,给张老师说我当年的农场所在地。说着说着来到一家小面馆,我和张老师各吃了一碗面。张老师说“好吃”,我也觉得味道不错,只是分量太足,张老师没吃完。一结账,两碗面十元钱。我一下感觉时间回到了过去。闲聊中,得知店老板居然是我当年下乡所在的红星大队第二生产队的人,我一下感觉见到了乡亲。

回到“世外桃源”依然不见人影。终于打通了王中其的电话,原来“世外桃源”很大,他们在里面。王中其闻声赶出来,见了张老师和我自然兴奋不已。

一拨同学也跑了出来,迎接张老师,大家都非常激动。尤其是女生,几乎个个都和张老师拥抱。陈惠萍一见张老师便扑过去,就像失散多年的女儿见到了母亲。

说实话,如果是在大街上,我多半认不出这些同学,毕竟分别四十年了。但在特定的场合,我的大脑快速搜索着同学们当年的形象,然后与眼前的形象一一对应,于是,我将每个同学的名字都叫了出来:“许建云!”“雷万兵!”“魏文彬!”“刘忠田!”“张天贵!”“雷国民!”……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记忆,每一个记忆都有一段故事。

刘忠田拉着我的手说:“李镇西,那时候你成绩好,特别爱学习。我记得当时我们都在寝室里耍,你却跑出去站在教学楼下听大喇叭里播出的毛主席诗词!”我已经记不起这些事了,但我估计他说的是1976年初毛泽东发表《词二首》的时候。想象我当时的傻样,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高中毕业四十周年同学聚会(图文版)

刘忠田(左四)还记得当年的笑话

我对刘忠田说:“我也记得你给我留下的一个笑话。当时我们寝室里的同学都取笑你,说你肯定毕业一回农村就结婚。你说‘哪里哪里,至少要等七、八年才结婚!’我们都笑了,啊?78年,就是后年嘛,还有两年!哈哈哈哈!”

他也还记得这个笑话,说:“我后来是1983年结的婚。”我心里一算,嗯,1976毕业,1983年结婚,刚好七年。他说话还真算数。

张天贵是当年班上最矮的,最多一米五,可能还没有呢!可四十年后相见,他居然长高了!大家都说,张天贵是今天相见的同学中唯一长高的同学!他说:“我后来当了兵,是当兵的时候长高的。”

高中毕业四十周年同学聚会(图文版)

雷国民(右一)变化不大,张天贵(中)却明显长高,当年的娃娃脸,镌刻着沧桑。

“哈哈,刘跃刚,你现在成了大胖子了!”我拉着刘跃刚的手,“你还拉二胡吗?《喜送公粮》,我现在都还记得。”刘跃刚说:“好久不拉了。”

眼前的雷万兵没有过去高了,也许是我后来也长高了一点吧!我说:“雷万兵,你瘦了,原来你很胖的。还有我印象很深的是,你经常到我们寝室来。”他说:“是的,虽然我就住学校,但爱去你们寝室找你们耍。”

许建云在初中曾和我是短暂的同学,高中最后一年,我们又成了同学,彼此相见,自然分外亲切。我说:“你看,四十年没见,我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他也开心地笑了。

高中毕业四十周年同学聚会(图文版)

当年的同学们,激情犹在。

寒暄之间,同学们当年的音容气质重现眉宇之间:魏文彬还是那么文静,雷国民还是那么稳重,周小平还是那么潇洒,张思明还是那么机灵,王跃还是像他写的字那么帅气……

说实话,对女生的印象可就没那么深了。因为当年男女同学之间界限分明,根本不说话,再加上我是中途转来的,所以与女生基本上没有接触。所谓“基本上”,意思是,也有个别可能和个别女生说过一两句话。

高中毕业四十周年同学聚会(图文版)

当年我见了女生就害羞,从没给她们说过话,今天见了俨然是老朋友。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